作文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教育百科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作文分类
查字典通>> 在线作文>>高中作文>>高中高三>>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9300字作文)

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拼音:shù fù zài hēi bái kōng jiān de wán ǒu sān

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束缚在黑白空间的玩偶(三)

——糊荚

不过说到底,无奈归无奈,事情还是要干的。我那两天本是装着悠闲地干自己的事,想给糊荚同学施加点压力,反正比赛时间就快到了,我不干,他也得干,总不至于还是“小说MP4两不疑”吧。没想到那位一点反应都不给,眼皮不抬一下,话语不搭一下,该怎么看还怎么看,该怎么听还怎么听,小说越加是爱不释手,MP4也是常挂耳边,对周围发生的事熟视无睹。人也是精神抖擞,和他相比,我简直算憔悴到“人比黄花瘦”。

我沉不住气了。每天同学们进教室第一反应就是看黑板报出了没。每天同桌都会郁闷地问:“你们到底是出不出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每天敷衍地说:“正在构思,稍安勿躁。”

什么“正在构思”?纯粹是一派乱谈。糊荚同学连句话都不说,估计把这事忘到九霄云外了。我得像他妈妈一样天天苦口婆心地说啊说黑板报的事,结果是我深切地体会到:李白云:“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是李白试着对全天24小时戴MP4的糊荚同学一遍遍地说同一句话,却被糊荚同学完全无视,那么登蜀道就是小菜一碟了。

愁啊愁,虽然口中安慰同桌“稍安勿躁”,我却成了最暴躁的一个,比赛时间就是后天,我们的板报依旧是空空如也。

他不会是在耍我吧。现在任务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我还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呢?套用一句俗套的,现在貌似我们是“一荣俱荣,一败俱败。”,就算他现在撂担子不干了,我怕是也得忍气吞声地帮他画好插画,自己捞下的活无论如何是不能惊动老师的。如此想来,我顿时觉得糊荚同学是那么不厚道,这不是坑我吗?

坑我也没办法。我被人忽悠定了,我只知道再不干活,“死”得更惨。

我郁闷地从课桌里拿出一本《板报大全》,唉,原本期望糊荚同学是个世外高手,板报的编排他会一手包揽,那么我根本就用不着找来那么俗气的一本板报编绘书。

我犹疑不定地找了几个我觉得不算太糟的方案,调好油彩的颜色,犹豫着该不该下笔。说实话,画画我也学过不少,若是打好蓝图,我未必会比糊荚差。糟就糟在这蓝图上,我横看竖看觉得自己选的蓝图方案不太合适。刚要下笔,又缩回来。

糊荚的座位就在黑板报前面,此刻他照样看着小说,Mp4是终于不戴了。我想着是不是该放下架子向他求救,刚要出声,又猝然想到他的淡漠和无视。其实我就站在他背后画,他一定知道,若是有一点点责任心和诚意,就会主动过来帮忙了。我不禁又是满腔怒气。

哼,算了,你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自己干,又不会比你差。

最后我眼一闭,算了,画吧,由不得我耽误时间了,心一横,笔就要落下。

“哎——”一声幽幽的叹息传来。

那是糊荚同学在第一天就留给我深刻影响的低沉而玩世不恭的语气。

早不叹,晚不叹。时间似乎是恰到好处。就在我的画笔离黑板只有3毫米距离的时候。

我没有回头,而是画上了第一笔。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相信,他的叹息只是因为他看武侠小说看到某个他所崇敬的大侠逝去了而已。那长长的叹息与黑板报无关。

我每想一点,就用油彩在黑板上重重画一笔。

“小朋友,不要画了。”他的语气貌似很飞扬得意。“再画就影响到我打好的蓝图了。”

天啊,他到底和许逍北心有灵犀到多深?连对我的称谓都一模一样——“小朋友”?就算我长的矮了那么一点也不需要吧。我不是小朋友。我有名有姓。

还有蓝图……呃,蓝图……他刚才是不是说他打好了蓝图?好像有说……他真打好了?……那也就是说我不用画这个了?……太好了……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不对不对,这几日可只看见他和小说书、MP4打交道……哪儿来的时间画蓝图?……肯定又骗我……人心不可测,真阴险……不可信也,不可信也。

我稳定了下情绪,刚要再一次下笔,忽然一道白影飘过。

一张白纸。
复制本页地址给好友 作文投稿

热门作文

联系我们:zuowen@zidiantong.com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在线作文 (zx.zidiant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