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教育百科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作文分类
查字典通>> 在线作文>>高中作文>>高中高三>>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11150字作文)

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拼音:sì gēn shǒu zhǐ qǔ jǐng kuàng lǐ de tiān mǎ háng kōng

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四根手指?取景框里的天马行空

⊙ 广东省汕尾市田家炳中学 翁诗阳

17岁,一个充满臆想的年龄,站在17岁的尾巴上,回首过去,因了丰富的想象力,才顿感青春的纷繁。瘦削如葱的四根手指,我把它们作为自己的取景框,尘世的繁华抑或荒芜与我无关,只要有了这个取景框,青春便有所附丽。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可见让上帝笑口常开之秘诀是我们夜以继日地思考。

取景框里的风景一:做一个诗人

顾城说:“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位暴戾如狮子的男人,因了他的乖张,因了他的暴戾,得以让人们记住。还有一个诗人,口里说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却闭着眼睛,躺在了铁轨上,从此山海关多了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诗人却说尸体包含了天才、忧伤与疲倦。我不是顾城,我也不是海子,我就是我自己,比起如此残酷的诗与尸,我更愿徘徊于喧闹的诗境,用我的取景框,将沿途的风景尽收“框”底。

有一天我是竹杖芒鞋,酒精刺激着我的大脑,遥远的路途也使我继续前进的念头夭折在心里。此时我多么渴望一张可坐可卧的床,哪怕是一个草垛,但是褚黄色的土地把我的眼球也染成淡黄色,这个想法也突然无疾而终。

突然眼前一亮,地上焉得更有此屋!而奢望成了现实,褚黄色的土地上的野人家,已经进入取景框。扣响柴扉,接过满脸沟壑的老妪递过来的崩口满是茶锈的搪瓷碗,不是三口为品,而是牛饮一番,喝好茶需要闲情逸致,但有时清闲也是一种罪。

因了褚黄色的土地,取景框是一片荒芜,农民用他们的铁犁与牛耕摇醒土地,多少年来始终如一,陕西的农民喊一段秦腔,我就成了顶天立地的汉子。土地不是你们的枷锁,而“小农经济”却成了历史的桎梏。

亲爱的农民,土地虔诚的守望者,你们要好好的。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二:尝试学书法

书法之中我最爱赵楷,读帖成了我空闲时的最大爱好,临帖之余还品香茗,临帖,其实就是临摹一个大师的生命轨迹。笔毛不断舔舐着宣纸,癫而有度,狂而不逾矩,这是一种态度,笔走龙蛇至酣畅时,忘了自己。

然而最近在书法中彻悟的点滴却让我窃喜不已,因了与赵楷的耳鬓厮磨,与城市的摩肩接踵,遂有所获。

赵楷的精粹可概括为:粗壮、细巧、穿插、回抱、变化、密满。有了赵楷的谆谆教导,我以为城市的格局也应是如此,笔意浓厚,引人驻足观赏,可惜现在的城市规划并未涉足书法,城市的格局与城市的建筑委实乏善可陈。

同样乏善可陈的还有如蝼蚁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追逐着房子、面子、票子、车子的城市人。每当走在喧闹繁华的市中心,我的取景框总是闲不住,“取”这“取”那,因为城市给了我天马行空般的想象。

今天一个“代笔”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衣衫朴素,下笔清瘦,舔舐稿纸,用的却是劣质墨水;明天一个老乞妇,衣衫褴褛,被人如狗一般地斥责。取景框取下这一幕幕。

城市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是一个课题,城市人的心态更是一个课题。城市的布局与建筑应与赵楷为伍,城市人的心态更应在赵楷中汲取养料,这是我的“仰仗”。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三:父亲与手

父亲开了30余年车,由于我的“深居简出”,竟未成为父亲的乘客。直到我13岁那年,才终于有机会搭乘。那时正是《头文字D》火爆之时,因了拓海的漂移,我迷上了汽车,对父亲的车必是有一番奢望。然而我却大失所望。当站在父亲的车前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辆笨重的大家伙,车顶还有货物若干。搭乘上去,因了父亲与做人一样的稳当、不冒险的态度,车开得极稳。本来心头一阵失意,移目窗外,铁犁与牛耕,与千万年前差别甚微的风景;移目车内,老父亲手握方向盘,目光炯炯如炬,突然有一种极酸涩的东西涌上咽喉。30年,30年来父亲开着笨重的客车,日日夜夜往返于同一要道上,他的眼睛可曾厌倦了这些景物?日日劳顿的父亲可曾喊过一声累?昨晚父亲让我帮他捶背,我转身不顾,面对并不繁重的学业又常牢骚满腹。父亲,你有没有怪过儿子?

取景框里,一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方向盘早已成了他手的延伸,眼角的鱼尾纹、花白的头发,这一幕深深地镌刻在了我的心里。

从此取景框里多了一个人,父亲教导我:“想象要切合实际。”父亲常引用塞林格的几句话:“一个不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壮烈地死去,一个成熟的男人的标志是他可以为了某些事卑贱地活着。”斯言诚哉。

取景框里的风景之四:“老学究”

有时我常常恍惚间误认自己为“老学究”,要是让我
复制本页地址给好友 作文投稿

热门作文

联系我们:zuowen@zidiantong.com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在线作文 (zx.zidiant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