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教育百科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作文分类
查字典通>> 在线作文>>高中作文>>高中高三>>女生女生,你别失恋 (11200字作文)

女生女生,你别失恋

拼音:nǚ shēng nǚ shēng nǐ bié shī liàn

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一、

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月星隐行,不见踪迹。我痛苦地打开手电筒照向床头的小闹钟――11点58分。学校要求集体住宿,可是在这大宿舍里,同学们早早都睡着了,一片死寂,微微传来鼾声和梦呓声。然而我实在憋不住了――我要尿尿!即使没人陪,但我也不想因此得膀胱炎。

我翻身起床,拖着拖鞋小心翼翼地开门走出宿舍。风无顾忌地钻如我宽大的睡衣里,添噬我的皮肤,顿感一阵冰凉。走廊里空荡荡,头顶上的灯发出昏暗的黄光,将我的影子往后拉得好长……我睡眼朦胧,移步来到厕所门旁,这时――“呜……呜……”一阵呜咽声从厕所深处传来,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滴水声敲击着我薄薄的耳膜,颤动着我敏感的神经――里面的是人?!还是鬼?!紧接而来的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我,从内心到身体。“有……有人……么……”声音低低地从我的喉咙里飘出,话音刚落,厕所里的哭声几乎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了。我相信当时我的脸色一定白得跟个僵尸似的。有三秒钟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第四秒我已经飞快地转过僵硬的身子,连滚带爬地冲下一楼。

真是穿道袍都撞鬼,喝口水都塞牙!还好老天待我不薄,宿舍管理员因为有点事耽搁了,还没回家睡觉。我口齿不清地向她汇报了刚才的情况。就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宿舍管理员是如此魁梧!如此伟大!如此可爱可亲!管理员抓起手电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二楼(我的宿舍住在二楼,厕所在二楼走廊的尽头),站在厕所门口,身子向前微倾,经过勘察,判断情况属实。最后管理员一手叉腰,一手挥舞着手中的手电筒:“里面有什么人?!快给我出来!”我远远地站着,手死死地抓着衣角,心里那个紧张啊。里面的“罪犯”似乎很顽固,迟迟不肯现身。“我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就不客气了!”管理员有点气急败坏地大吼着……

结局还算完满,一个女生低着头走了出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通红的双眼。但是,整层楼的女生们几乎都被管理员的河东狮吼给震撼而醒。而那个躲在厕所里的女生经过管理员的审讯(审讯是秘密地,但毕竟隔墙有耳),据可靠消息,原来那是一失恋女生,没地方发泄,所以只好半夜躲到厕所……这又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一大聊天素材,现在想想也觉得那女生实在够惨的,失恋了发泄一下,居然被我撞到了,还被管理员抓到,于是困饶我多天的惊骇也变成了时不时的怜悯……

二、

初三那年,学校特地给了我们特权,允许我们的晚自修比正常推迟30分钟。因此我们急匆匆地赶回宿舍时,整个女生宿舍楼就像一个微醉的少女,已慢慢沉如梦乡。大家都小心翼翼,而我,做为室长,更肩负着督促的艰巨任务!我忙着收拾床铺,还得提醒旁边有点过分动静的同学。一切都顺顺利利,我满意地翘翘嘴角,今晚肯定能做个好梦――“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一声尖叫从外面传来,我一愣,宿舍里的同学们也都停了下来,感到莫名其妙。我赶紧一个箭步冲出了宿舍――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拿着手机,站在走廊尽头,背对着我。

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在离她5米开外的地方。因为这个高个女生正对着手机大声质问着,话语里已明显带有哭声:“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分就分吗?!你说啊!”我无语了,又是一个失恋的女生……来探个究竟的同学已挤满我的旁边。估计大家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面面相觑,却一字不语。“你不能丢下我!你听到没有?!否则我跟你没完!”高个女生的声音招引来好了越来越多的好事的“小蜜蜂”,有人低声讨论了起来。我踌躇着,该怎么让这个女生小点声,让她停止不太可能,毕竟遇到了那种事。若是我出面阻止,她反而把那一腔怒火发泄到我身上就完蛋了,要知道我可是才到她的肩膀啊……

我壮了壮胆,回头看了一眼众舍生,一副大义禀然的样子,你们的室长要去了!众舍生则是清一色地用惋惜与悲痛的神情目送着我。我迈步到那高个女生身边,咽了咽口水:“那个……你能不能……”“你说什么?!离开了不是什么理由!我不听!”高个女生突如其来的大声质问把我唬住了,酝酿已久却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我眨了眨眼睛,赶紧想下一对策……

“管理员来了!”有人小声说着,我大喜:救星来了!众人自觉地让出了一条路,管理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我赶紧让位,退了下去。我们一群小生看着管理员准备发威――“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能分手!”高个女生似乎过于忘我,连管理员都不放在眼里。管理员一愣,威力
复制本页地址给好友 作文投稿

热门作文

联系我们:zuowen@zidiantong.com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在线作文 (zx.zidiant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