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字典词典成语诗词近反义词 英语教育百科保存到桌面
手写输入
作文分类
查字典通>> 在线作文>>高中作文>>高中高三>>飘散殆尽的蒲公英(上) (10200字作文)

飘散殆尽的蒲公英(上)

拼音:piāo sàn dài jìn de pú gōng yīng shàng

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文/李炫

我乏力地斜倚着那块古老的墙壁。伸开手掌,纹掌若隐或出现你雾霭般的笑容。回首眸光相触的一瞬,换回了从前。仿佛整个蒲山镇和我都在酣眠。梦见你曾经卸下的一地温暖。

孤单的一片蒲公英随风从窗棂吹入,徐徐滑翔。书被翻至扉页。那里赫然写着蒲公英的花语:

不能停留的爱。

01°

夏已渐去,炎热和黏腻的溽暑悄悄隐匿,摇曳的叶片在风的怂恿下挣扎着离开枝头,殷勤的知了终觉疲倦,停止了鸣叫。

就像我马不停蹄地辗南转北,磨灭低落的心情一样,所有阴郁的天色早已在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中以接连而来的磅礴大雨的形式倾泻。天空飘过几片祥和的云朵。

只剩下干净好看的百事蓝。光线奔向安静的街道,房屋上每一片瓷砖反射出姿态各异的斑斓绿泽。清风掠过青秀的山水,铺天盖地的蒲公英暗藏的芳香随风飘散。

蒲山镇的人们像往昔一样从早到晚穿梭于鳞次栉比的建筑,妇女挽着菜篮牵着小孩到蒲山采药,年壮的男子光着黝黑的膀子推着煤车,裹着脏兮兮的布料的老人一瘸一拐行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乐此不疲。

02°

我是蒲山镇唯一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但在这个烦闷的夏天之前,我拥有淳朴的父爱和母爱。它们源自于我的姨父和姨母。我从他们那里感受到了父亲的伟岸与关怀,母亲的体贴和温暖。甚至让我一度觉得这些盖过了愔啼,他们引以为豪的儿子。

姨夫因为工作需要乔迁远方,自然而然带走姨母与愔啼。剩下我和外祖母留守在了这个依山傍水的江南小镇。

它们的离去,曾让我陷入巨大的悲恸之中。我像全速行驶的汽车突然抽去了轮轴,欲哭无泪,毅然徒步踏上漫无目的的旅途,沐浴蒲山镇之外的阳光和雨露。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途中我发现自己是热爱这种无目的的无留恋的旅行的,像孤寂的鬼魂,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都看不见我,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与我彻底绝缘。彼刻的我只属于大自然,或者说,大自然属于此时的我。

本以为我会以这样的姿态不知疲倦地延续下去,但是最后我妥协了。因为每当我伫立于某处高地顶破苍穹时,就仿佛看到蒲山镇的那个方向有一个头发斑白的老人,她弓着身躯,竭力嘶喊,曲菲,你在哪里?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曲菲,你该回去了。

03°

再次回到蒲山镇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的魂属于蒲山镇,属于飘落在蒲山镇的那瓣最纯朴的蒲公英。生死与共。

我又背着吉他来到蒲山,倜然呆立,不同于异地的熟悉画像映入眼帘。枯盛的叶浪随音符舞动。更多的时候,我流连在翠微之下圹垠的蒲公英莆田,或翩跹于芊眠蒲地。荡晕的日曦徜徉着无限思绪,晨露在指尖和草尖闪亮流转着,落在地上,散在云间。或平躺于枯盛丛间,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光线穿过花草罅隙,密密麻麻地洒在身上。透过缝隙看到的不仅仅是缩小的世界,还有,流走的岁月。

这些特定的光景在过往的相同季节都没有丝毫消退和添置,只是我的身边少了一个陪我的——愔啼。我最最亲密的人。

忘不了他骑自行车载着我游遍整个蒲山镇,忘不了我们吃遍了学校门口所有小吃的每个周末,忘不了他平易近人的笑,忘不了他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

04°

我总是以为自愔啼他们抛下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孤独的概念是,无论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我都是一个人独行。无思,无念,无牵,无挂。

作为音乐特长生,我上了市区一所重点高中。我是极不喜欢学校的,嘈杂的时候像菜市场,安静的时候又令人不寒而栗。但我不得不呆在这判若云泥的落差中,因为我想不到还有另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将它替代。

05°

遇到燃音之前,我是这样定义自己的:上帝一直在茫茫人海中依次有序地给予所有人幸福,只是轮到我接受洗礼的那天,我正蜷缩在蒲公英莆田的某一个角落吮吸微薄的花香和浅淡的草味。

我要说的是遇到他之后,我顿时觉得人生就连默默注视一个陌生人都那么美妙。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对他有一种粘稠的感觉。

我开始注意自己的打扮了,可是我一直都是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啊。

我开始喜欢足球,我可一直都是喜欢看黑黑的麦子,而不是丑陋不堪的肥罗啊。

我开始听吵闹的
复制本页地址给好友 作文投稿

热门作文

联系我们:zuowen@zidiantong.com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在线作文 (zx.zidiantong.com)